公共空间
峻佳设计丨花花学园

峻佳设计丨花花学园

设计是一种启发,是一颗种子,让世界充满美和惊喜。一次童话般的奇妙旅行,赋予日常崭新的魅力,在这个六一,献给孩子,也献给曾经是孩子的你。 游戏和幻想是儿童的一种天性,作为本次设计策划主体视角,我们希望把一个美好世界带入儿童的现实,这既是品牌方花样年地产希望传递的美好价值初心,也是我们从设计角度进行的全新创意。 「绘本故事」的概念是这一次的创作灵感,我们以故事先行的场景化设计,赋予空间灵魂,作为视觉传 […]
你绝对想不到这家世界上最小的麦当劳是为谁开的

你绝对想不到这家世界上最小的麦当劳是为谁开的

麦当劳近日推出了一个迷你版的标志性餐厅,为了每天吸引成千上万的“重要客人”。这家快餐公司的分公司配备了汽车餐厅窗口以及Fresco桌,称之为“世界上最小的麦当劳”,但实际上这家餐厅是一个功能齐全的蜂巢。 这个顶端装饰着麦当劳最具特色的金色拱形标志的“mchive”是麦当劳公司针对野生蜜蜂的健康与保留问题完成的最新举措。在瑞典境内已经有多家麦当劳餐厅在屋顶安装了蜂箱,麦当劳公司表示还计划在全球范围内 […]
电话亭不只有“本职工作”,还能为手机服务

电话亭不只有“本职工作”,还能为手机服务

电话亭是由MINI 中国通过其平台Urban Matters推动的公共空间干预项目,目的在解决中国创造型领域面临的城市挑战,同时策划、创造出设计方案。 MINI 中国与长宁区政府合作,委托我们进行设计和生产,为上海历史悠久的豫园路改造电话亭。本次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探讨如何将这些“古董”改造成在当代具有相关公共用途的设施,就像过去它们已经具有的功能一样。 世界上每一个大城市的大部分街道上都有公共电话亭 […]
故意不装灯只为了感受昼夜更替的共享空间

故意不装灯只为了感受昼夜更替的共享空间

品牌形象的打造与升级成为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提升软实力的方式之一,走过十年的奥轩服饰期望用崭新而有品位的形象传达他们的精益品质。 无声的语言 企业总部形象是企业品牌最直观的展示,无需言语就能在无形中向参访的人传达企业的品味和文化。 奥轩服饰从原旧办公总部搬到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内的工业园。该项目是奥轩企业总部的公共空间,一楼的架空层及环绕架空层的坪地, 这里被赋予“共享”的理念,承载走秀、发布、展览 […]
用红色与箭头的力量激发你的潜力

用红色与箭头的力量激发你的潜力

Red Arrow是一栋历史建筑公共大厅里的室内翻新项目,这栋建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6年。大楼的新主人希望大厅可以成为一个向虹口区居民开放的公共空间。瑞阁壹号是上海一家知名服务式办公室及会议中心供应商。受他们委托,我们将为他们在北外滩新收购的办公楼的大厅做室内设计。我们期望翻新后的大厅能成为一个公共空间,面向虹口区的居民开放,而不仅仅只供办公室客户使用。 为了达到“迎四方宾”的效果,以街上的迎 […]
大厦变公园,索尼公司这次玩的有点大

大厦变公园,索尼公司这次玩的有点大

早在当时,东京熙熙攘攘的银座购物区索尼大厦不仅是同名电子公司的盛名,更是战后日本企业成功的象征。最初在20世纪90年代初重新装修后,这座建筑最终被拆除,为2022将要成立的全新建筑让路。同时,这宝贵的地块位于地球上最昂贵的房地产区中心,再次被用作一个整洁的购物场所。精明的年轻东京人已经在两年前的公园银座办过一次,那是一个风格零售巨头骏公司和风格大师藤原浩之间的合作,并在该建筑的多层地下停车场举行了 […]
老骨新干,看这个老建筑再生了哪些新空间?

老骨新干,看这个老建筑再生了哪些新空间?

这是一个老医院空间活化与协助弱势青少年再生的计划。70年医院是老三峡人重要的回春据点,而未来成为在地弱势及高关怀学生的职能培育空间,同时也是观光工厂和实习商店,空间策略思索未来使用与空间架构的彼此关系,尊重老空间的再生概念,如老骨新干般回应老医院病房空间的特质。 空间之点 病房空间原始的柱式作为结构支撑,柱如同空间中点状的边界;原始病房连排的柱列成为一种向性与面向,界定了空间的使用状态,做为老空间 […]
青山周平钟爱的单元盒子,这次又搭配了什么玩法?

青山周平钟爱的单元盒子,这次又搭配了什么玩法?

大田秀则画廊位于上海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这是OTA FINE ARTS的画廊首次落户于中国,也是继东京、新加坡的画廊之后第三个画廊。2017年OTA FINE ARTS迎来了23周年,大田秀则先生作为日本当代国宝级艺术家草间弥生幕后最重要的推手,他希望超越原有的定位,继续给亚洲更多的新锐艺术家提供平台,拓展出亚洲当代艺术的新方向。 基地原是一栋三开间的旧平房。我们选择将它拆除,希望建造一个崭新、纯 […]
这里仿佛一个考古现场,为了挖掘都市之中的隐匿技艺

这里仿佛一个考古现场,为了挖掘都市之中的隐匿技艺

「设计的开始」 M.Y.Lab木艺实验室上海店位于上海市长宁区,原东风沙发厂厂房一层,单层面积300方,边上有新增的150方单层附房,附房和界墙之间形成很小的三角形场地。业主希望能把原有300方的单层厂房隔成两层,作为木作培训的体验性商业空间使用。 初见场地的印象 初到场地,印象最深的不是空间本身,而是破败厂房建筑旁仅隔一道围墙的地铁高架线路。每隔一两分钟,就会有列车快速从高架线上开过,发出巨大的 […]
荷兰有家共享“色情电影院”,人们在里面玩儿嗨了

荷兰有家共享“色情电影院”,人们在里面玩儿嗨了

在阿姆斯特丹一个最新的会员俱乐部sexyland诞生。这个俱乐部共有365名业主,该场地在一年中的每一个夜晚都将举办一场不同的晚会。通过这个实验性的合作商业模式,发起者希望创造一个具有持续活力和可选择的文化项目。 sexyland位于这个城市北部的一个快速重建区,是NDSM码头的一个旧营房。俱乐部的宗旨是给城市增添色彩,庆祝阿姆斯特丹的文化多样性。每天晚上都是完全不同的内容——从歌剧到舞厅,从乒乓 […]
7人共住一间公寓,既办公又居住,内部布局惊呆众人

7人共住一间公寓,既办公又居住,内部布局惊呆众人

位于意大利特雷维索的交流研究中心fabrica于曼谷设计了一个共居空间,旨在打造一个能够提供共享与私人空间体验的场所。七位面临经济困难的学生,他们之中有男有女,来自于不同的文化与背景,来到这个“空间奖学金”作为他们工作生活的场所,从而推进交流与人类之间的关系。该设计希望能够为这些学生提供一种责任、独立以及“家”的感觉。 泰国著名房地产开发商AP public company limited 发起了 […]
他们在城中村的烂尾楼上造了潮范儿十足的“天台之家”

他们在城中村的烂尾楼上造了潮范儿十足的“天台之家”

在“房住不炒”的大趋势下,城市租赁业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型时期。人们对于城市居住的认识,将慢慢提升为对整个城市生活价值的重新理解。对城市文化将以何种姿态成为生活方式本身这个命题,普罗建筑通过一系列研究性的居住设计实践,试图去窥探未来。通过“活塞宅”,我们探讨了北京蚁族极小公寓空间的分时利用问题。通过“胶囊家”,我们思考了城市极端集合式胶囊居住的新的空间可能性。在2016年,我们有一个机会系统化的探讨 […]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