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yner Banham 在发布于1962年的 “ On Trial 1: The situation. What architecture of technology?” 一文里提到关于吊顶天花板是“乌托邦或戴美克森氏的梦(Dymaxion dream)”。他认为吊顶天花板达到了一种工业化、灵活性、设备的互换性——容纳一系列的管道系统,例如冷热调节系统、通风设备、灯光、音效、消防设备、噪音控制等。这一系列的设备,远远超过了外墙板和建筑幕墙的功能限制。ReynerBanham 写到:“将大概、一次性的、现成性、标准化的和特殊化,这些所有利用到一起 。总之,吊顶天花板可以说是代表了在建筑行业,至今为止将科技融入建筑的最佳成果。”尽管吊顶天花板有着惊人的普及度,但在 Banham 看来,吊顶天花板在现代建筑主义里已不再被注意。“没有谁喜欢或反对吊顶天花板,”他争辩道,“但它仍是组成技术构架里最复杂的元素之一。”

Copy_of_RCP

现在,五十五年过去了,情况并没有什么变化。作为一个不显眼的、隐藏的、或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建筑要素,吊顶天花板任然被使用着,而其设计几乎完全没有改变或引起任何质疑。这个项目的目的在于致力于吊顶天花板的滞留状态,去探索其在当代建筑中的潜在可能性。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 Woodland Hills 镇设计的一个牙医诊所,吊顶天花板充当了在这个密集空间的主要规划系统。这个空间共有一个接待区、等候区、咨询室、成像室、牙医实验室、商业区、无菌室、办公室、 三间会诊室和两间手术室。

_BM34090-Edit-Edit-Edit _BM34320-Edit _BM34621-Edit _BM35030-EditAYU_8355

一个标准的T字形铝制天花板,有2英尺间隔的凹槽空间在主要的T形区域,又有另一个2英尺的凹槽穿过这个区域,为的是建立一个新的2英尺、4英尺、4英尺的等腰三角形网格系统。这个等腰三角形网格形成了编制体系从而决定了这个诊所的所有空间。近400个真空成形的亚克力板填充了整个天花板网格。这些亚克力板形成了五种独特的种类,全部是由0-3个锥形组成,使其能够既朝上又朝下摆放,形成了10种不同的外形。日光灯被安置在天花板之后,均匀地布满整个空间。 有些容纳了高压交流电的网格,需要一个特殊设计的转换装置将天花板上的圆形风管与亚克力板的三角形开口连接。

0103_WH_RCPPLAN_LABELS(150)-01 0103_WH_RCPPLAN_FINAL(150)-01

_BM35404-Edit _BM34727-Edit

接待区域和等候区域的家具是一个由数控机床切割的592个中密度纤维板组成的完整物体。这些可拆卸的组合使得这个家具能从接待区和工作区的台面转化为座椅或长凳。这个几何体是从两个体积系统互相穿插、交织而的得到的。一边是与工作区域的使用以及职员们相辅相成,另一边是与休息区和患者的互动。通过编程的和几何的媒介,这个家具提供了不同的姿势,无论是站立,坐下,或者是躺卧,都能将医生工作时候的状态与病人的等候状态紧密联系起来。

AYU_8458_copy _BM35292-Edit _BM34320-Edit

平面图▼

0104_WH_FLOORPLAN_WEB(150)-01

项目信息——

建筑师:AN.ONYMOUS
地址:6325 Topanga Canyon Blvd, Woodland Hills, CA 91367, United States
主创建筑师:Iman Ansari, Marta Nowak, Shiqi Fan, Chun-Hua Chiu, Isabel Bra?as?, Dan Zhu, Maria Katticaran
建筑面积:148平方米
项目年份:2017
摄影师:Neave Bozorgi, Austin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