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专业的艺术院校毕业,也没有出国镀金。仅凭上学时的设计基础,和自己不安现状的性格,独自在家具行业创立一番天地。

afjahfihaefha (3)

▲创始人高古奇

高古奇毕业于福建泉州华侨大学的工业设计专业,大三大四的社会实践很丰富,他去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活动策划及执行之类的工作。毕业后去上海找了一年的工作都没有合适的,却实现了一个文艺青年的梦想开咖啡馆。当时厦门的咖啡馆是全国最丰富的,大大小小700多家,那会儿还没有星巴克,都是小型的咖啡厅。为了省钱,也为了做出自己理想的咖啡馆,他着手自己做室内和家具设计,画图给工人看。

80后这一代能走出来的设计师都是自学能力非常强的,学习有很多方式,看图片,看国外怎么做,这也是种学习,古奇说这种学习到现在都没间断过。不是必须去找哪个班,每个人都是他的老师。在上海那几年算是开窍了,他体验过很多前辈家的设计,见过好的咖啡馆,感受到原来空间可以这么好。

afjahfihaefha (4)

▲罗汉床

之后他创立了独立家具品牌“梵几”,将自己家的客厅变成了家具展厅。因为有过失败的咖啡馆经历,他对财务有了一定的认知,经营期间一直都是良性运转,稳步前进。创业初期他没有一板一眼的做调研,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做决定。这是一种很个人的方式,每个人对每件事都有不同的判断,看到很多东西就会形成自己的判断。他一直用这种方式决定自己公司的走向。实际上人们的很多决定都是靠这种直觉,而非理性分析。

当时在市场上有些独立设计师的家具品牌,比如半木,多少,但他们的审美和价位是比较高的,都是高档精英的产品。但梵几致力于走入大众家庭,在这个层级里面他们是相对早的一批设计师。现在类似这样定位的品牌逐渐多起来,价位有高有低,梵几处于中间价位。他们的客群主要集中在30-45岁这个年龄段,不是暴富,也不是刚出来打工的白领,而是那些对生活品质有些要求的中产阶级家庭。

古奇第一次设计的产品是竹椅,就是梵几Logo上的那把椅子。小的时候在他外婆家就有一把传统意义上的竹椅,很多南方家庭都会有。那是他对家里家具的最深印象。如今用他自己的设计语言重新诠释出来,完全代表着个人的印记。

afjahfihaefha (5)

▲门厅组合柜

用过很多材质,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木头。木头很像人,表面看很质朴,但是有不同的内涵。每个花纹都不一样,用久了会有变化,中国老话叫包浆。一件家族留下来的家具,跟人是有机融为一体的,承载着家庭的记忆。除了目前常用的黑胡桃,白蜡木,他还喜欢白橡,柚木,枫木,中国古代的乌木。这些材质梵几以后都会尝试。

在和员工聊天时,一人半句就想出了Slogan“生于野,安于室”。这句话是说他自己的,也可以用来形容家具。他在一个小镇长大,虽然不是农村,但也经常接触大自然,在河里玩,在草里捉蚂蚱。心里是比较野的,向往自由的。同时他也喜欢家居生活,喜欢安安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木头是自然生长的材质,设计出来赋予形态,让它获得第二次生命,给人使用,是同样的道理。

0E5A9428

▲国子监展厅

他不崇尚加班,自己和员工都很少加班。他的自控能力非常强,当太多的管理占据他的设计精力时,他会果断砍掉次要的事情,专心集中地出设计。旅行的时候也喜欢去自然广阔的环境中,仔细观察,寻求灵感。多做不一样的事情,让自己的思维始终处于活跃状态。

刚来北京时,他很喜欢国子监和三里屯,一个是充满中国韵味的街道,一个是时尚达人常光顾的地方。2014年底梵几在国子监开了家具体验店,去年底又在三里屯开了家具空间和买手店。目前梵几在全国有四家店铺,但没有一家一样的店面,建筑、室内、感受都不一样。他爱做有挑战的事情,不一样的事情。这就是古奇,外表时尚,内心狂野,总是充满着紧迫感,不停的折腾着。

0E5A9311

▲国子监展厅

0E5A9264

▲国子监展厅

6T2A1095

▲三里屯展厅

IMG_4233

▲三里屯展厅

 

[林楠=L,高古奇=G]

 

我在打造一个有机的体系

 

L:“梵几”这个名字是怎么起的

G:我们想要的是一种状态,清净自然空灵的状态,这是我内心向往的,“梵”字本意就是这个。“几”代表家具,整体就是梵静自然的家具。

L:品牌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

G:这个品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完整品牌,不是一个产品,不是一个淘宝店,而是一个体系。每个部分、细节都有很多人做工作,我在打造一个体系,有机的体系。

afjahfihaefha (2)

▲抽屉写字桌

L:设计家具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G:有很多,比如大自然的动植物,中国民间的一些家具,古代家具,国外的家具,一个空间的体验。还有做室内设计时缺少某种风格的家具,也会引发我去设计。甚至很多错觉,比如光影的错觉,观察的够细,都会觉得那是一个家具的雏形。比如地上的一个苔藓,这些东西都会有很多层次,但是我们不经常仔细观察,其实都可以延伸出来。

L:受过哪些国家设计的影响?有喜爱的设计师吗?

G:多数是北欧和日本,刚开始做的时候受北欧、无印良品影响比较多。现在像意大利,德国的影响也很大,比如说早期的汉斯·瓦格纳、尼尔斯·穆勒,日本的深泽直人。

L:怎样评价你们的家具风格?

G:偏西化、轻中式的品牌。整个家具结构不完全是西化的。像沙发,床,椅子的框架都是西方的。这和古代中国家具的体量和人机工程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不可能按照以前来做,比如全木头的沙发,现代人接受比较软一点的沙发,包括椅子高低,家具结构都不同。

L:大概的设计周期和设计流程是怎样的?

G:现在形成规律后,一年1-2次新品发布,春季一次,秋季一次。从春季发布完开始,团队进入一个创作期,各自创作。上个月我一直在日本,找一个安静的山里集中创作一些东西。之后会各自深化,打样,部门的团队协作阶段,供应商询价,结构工程师优化结构,打样出来经过一定的测试就到了推广阶段,然后拍照,上线,基本是这样的流程。主要的核心设计是我,10来人的团队,各有分工,有的做空间,有的做家具,有的做家居产品。

5D3_8730

长期的试错,终于找到了我们要的木材

 

L:产品的木材选择上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G:最早用过核桃木,黑胡桃木,白蜡木,中国的水曲柳,但是最后还是选择美国的木材。美国在处理木材的稳定性和持续供应上比较好。我们每个月要用掉的量是非常大的,国内的木头供应没那么稳定,前面卖后面断货是不允许的。另外在木材的变形和稳定度上美国人的流程化管理是不错的。烘干蒸汽之类的流程走下来,美国能保证三个月以上。古代都是砍伐之后泡在水里10年、20年的木头,静置时间越久越好。美国木材是目前市场上能买到的静置时间比较长的,他们出港就有三个月,到我们港口这边又一个月,仓库还会存放,可能数个月。

L:如何看木制产品的精细程度?

G:这个非常复杂,我们有一整套的质量体系,有专门的质检待在厂里,也有手册。每个部分从选材到手感,到整个深浅变化的规章,量产产品都要达到标准才能出。不能照片看很好,到家就花了。木料有深浅,拼到一起就非常难看。我们经过这么多年,把体系不断优化起来。以前展厅里都放最好的,现在我们希望到家的比展厅的好。

5D3_7609

L:关于实木家具的保养有哪些要注意的?

G:木蜡油怕烫,是液体的蜡,一个热水杯放在这很容易出印。我们有保养套装,每隔一年会上一次蜡,木头色泽会更好,时间久会有磨损,护理蜡也会变薄。

L:目前自己最满意的一款家具是什么?

G:今年发布的螳螂椅是我目前最满意的。这几年一直在进步,细节处理上,设计语言上,提炼上,它集合了我现在最好的能力。

afjahfihaefha (1)

▲螳螂椅

 

我们不能总生活在过去,要不断创造可能

 

L:如何看待原创家具行业的发展?

G:现在的时代特别好,给了我们很多机会,设计师有机会实践。以前学设计的毕业生能干本行就是很幸运的事,干了本行,还能做你喜欢的设计就跟中奖一样。今天我们能做独立品牌,这些都不是问题。品牌生存下去才是你的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

L:从传统家具品牌到现在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您觉得之后的市场会怎样发展

G:目前市场在五年之内都是是新中式的天下。再往下,也要包容新的思维,对西方的结合,对新材料的结合,可能性很多,我们不可能总框在一个完全没有生活过的古代,应该尝试更多新的东西,未来可能性太多,大家也不愿意都做一样的东西。

5D3_7452

L:如何定义品牌未来的发展?

G:从渠道上希望很多城市都有我们的品牌,更多的体验空间,从产品上有更多创新,我现在做的就是这些事,能让人看到更多的东西。更有代表性的,代表我们自己的作品。

L:您觉得哪些国家的实木家具做的比较好?

G:特别多,意大利的手工是最好的,北欧实木家具是比较早的,日本做实木家具也历史悠久,德国也很好,每个时代都有最好的。

5D3_7139

L:您如何对待山寨的问题?

G:如果我们有能力控制全国的山寨,那我们是一个行政机关,但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我们能做的就是淘宝平台上有专门人负责投诉,申报,找证据,让他们下架,这种工作每个月都在做,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我们不是靠和他们打仗卖货,我们靠的是创新。只要他们不给人造成一种印象他们是梵几的淘宝店就好。

L:公司运营到现在,最大困难是什么?

G:琐事特别多,分散精力最困难。精力明显不够用,人那么多,细节那么多,每个细节都要把控,这是挑战最大的。

文/林楠   图/梵几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