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背景

曾经,心脏病、艾滋病、霍乱…这些疾病令人闻之色变,一旦患上,几乎等于死亡。而今天,这些疾病的死亡率已经减少了70%以上,一个20岁左右的AIDS病毒携带者的寿命,很可能是在他六七十岁甚至更晚结束于其他老年并发症。这些疾病治愈的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医疗技术的进步,而是在于社会认知的普及以及重视和及早发现。而心理/精神疾病的医疗护理却没有那么快的进步,是因为来自方方面面的不理解,缺乏知识,不重视,极晚发现,甚至是社会的歧视和嘲讽。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世界有将近五亿人受到精神疾病的影响,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于自杀。精神健康障碍已成为严重而又耗资巨大的全球性卫生问题,影响着不同年龄、不同文化、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在中国各种精神障碍的终身患病率是17.5%, 将近每5个人就有1个患者。

患有精神/心理疾病的患者,比普通人的寿命平均短高达20年,除了自杀之外,造成如此悲剧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没有受到平等治疗的权利和被尊重的对待。—- 比疾病更可怕的,是社会认知的落后,和对人权的践踏。

John Hejduk (1929-2000),建筑理论家和历史学家塔夫里称他为“纽约五人”中最重要的人物,也被誉为当代美国建筑的“四教父”之一。

1967年他开始早期探索研究,利用几何形状来进行空间创造的练习,但是很快就转移到了探索建筑设计的新影响:心理学、神话和宗教。他画的图纸往往会通过一个黑暗的镜头展示建筑的主题,最有名的 “假面舞会”(1981年)的创作就是受到异化婚姻的启发。

JOHN HEJDUK 的作品具有戏剧性的张力。他将“建筑”注入性格,塑造为「角色」与城市、体验者对话。并透过「建筑」探索更深层次的哲学思考。受其启发,设计师希望创造一个「意识空间」,让空间体验者关注到一些常被忽略的社会现象以及思考和自省。

设计概念

NERVE= n. 神经;勇气

vt. 鼓起勇气

在这个高压的时代,精神健康障碍已成为严重而又耗资巨大的全球性卫生问题,我们无法继续视而不见。

你有足够的勇气吗?

你有胆来碰触现实吗?

你有那一根痛苦的神经吗?

一个作品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时代的进程,也不能消除世界上的悲剧。但至少,设计师希望透过「NERVE」,可以让更多人通过直观的体验,关注到在这个时代,坚硬外壳下面隐藏着的另一面。

设计说明

NERVE 结构体外立面的主要材质为做旧钢板,与内部柔软的海绵材质形成对比。900根不同长度及方向的海绵是借由GH数位语言写出的结果。当触点靠近时,这些触角会随之改变形态,仿佛有生命的神经被靠近和触动。

NERVE 的外壳是黑漆漆钢板,密不透风,有如监狱和牢笼。它就像是当代人们必须戴上的面具,需要伪装自己,拒绝袒露内心的柔软,也害怕接受来自外界的阳光。侧壁小小的方洞,几乎是唯一可以窥视内外的窗口。

通过两块厚重的布帘,舞台拉开了帷幕,内部生长着将近900根不同长度的红刺,每一根红刺的末端镶嵌着星星点点的光纤灯。狭窄而曲折的走道被红色芒刺包围着,暗示着一段略带「危险」的旅程。天花上的镜面将空间无限延伸。身置其中,体验者也许会感到疑惑,这个空间到底在诉说怎样的故事?

在狭窄的走道中穿梭, 其中16根最长的触角末端安装了 Touch Bar 传感器,碰触到它们的时候,敏感的「神经」被触发,各种不同的声音传到耳边 —-警笛声、脚步声、气促的砸门声、喘息声… 这些看似平常的声音,会使一个精神障碍患者日常独自在家时进入极度紧张和恐惧的状态。

心绪未定,钻出黑匣子,顺梯子向上爬, 透过二楼的洞口,一个镜面展演室播放着装置的真相。触目惊心的片段,是大部分患有心理/精神障碍人群的现实。同样遭受着病痛,他们却常常难以得到理解、包容、和倾诉的出口。在这个社会中被梳离,嘲笑和指责。

“我们,能做点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这样怎么办,会不会也被抛弃?”

NERVE 不能给出答案,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NERVE 的原本的意思是「神经」 ,但设计师更喜欢它的另外一个注解 —-「勇气」。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 NERVE

开业时间:2017.11

设计团队:北京吾觉空间装饰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主案设计师:卜天静

参与设计师:石开云、祝丹阳

摄影师:王锴

项目面积:4㎡

活动主办方:广州设计周

赞助品牌:新中源陶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