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的woman’s head

1939年,Pablo Picasso绘制了超现实主义/立体主义作品woman’s head,2017年,巴基斯坦数字艺术家Omar Aqil将其三维化并重新设计成为装置艺术作品。这个跨越的有趣在于超现实主义与立体主义的核心为突破合乎逻辑与有序的现实观,强调本能,反面,潜意识,记忆,探索并认为‘绝对真实是超越现实真实的意识真实’。时隔近百年,本不可触碰的想象被三维化后以物理形态出现在受众眼前,完全具象的形态与材料乃至肌理都在以更当代的形式戏谑反讽的提醒人们现实真实的难以逃脱。

四色猜想

童年玩拼色地图时好奇于几乎所有版本的地图都由四种颜色組成,母亲告诉我:四种颜色板块可以隔离描绘出任何复杂地貌的疆界而不出现同色衔接。遂理解这似乎是个数学游戏。四色地图的原理即世界近代数学界的著名难题‘四色猜想’。用数学语言表示即“将平面任意地细分为不相重叠的区域,每一个区域总可以用1234这四个数字之一来标记而不会使相邻的两个区域得到相同的数字”。

我没有能力深究这个数学游戏和它的公式,但当一个空间的基础平面以一种过于崎岖复杂的形态出现时。童年的四色地图是我的第一直觉。

以上列举了两个有趣的元素,宝贵的记忆及卓越的当代艺术作品。但回到项目与事件本身,设计师的现实枷锁则与商业目的便昭然若揭。

我们需要在一个并不优质的空间基础与精确与造价基础上描述1WOR品牌的两个基本定位(全球设计师品牌买手,轻奢),及令空间足以承载一系列的产品陈列与相关功能。这是一个链接着全球时尚设计师与大中华市场的时尚商业平台。除了对新兴的时尚商业模式的观察与兴趣之外,我们的野心在于如何使空间准确的囊括都市新潮男女们的眼球。他们是这样一群人:矛盾,消费能力强,选择能力弱,感性,漠视仪式,触觉敏锐,人生需要佐证的自我中心主义者,冒险中寻获美的勇士。

他们还乐于新鲜。

于是抛开传统的商业平面的二维展示逻辑,回到这个天生棱角分明的怪異空间基础上,由空间本身的轮廓作为设计基础面并由折面产生空间引线,在空间当中通过引线交织出一个新的二维序列。再由这个組序列,进行空间的四向延伸,并結合四色地图与通过一尊裝置进行的色彩提炼和材料分解,在一种完全由逻辑延展的创作方法下完成一个貌似基于‘灵感’空间设计。

局部的墻面通过色彩关联延展至地面与天花,所构成的体块在彼此貫穿中亦存在破除,镜面代表着消失,被货架牵引的天面局部通过镜面映射对货架与空间形成顶面视野,能控制的控制,能组织的组织,无法控制和组织的部分任其自由的存在其中也许是最合理的处理。货架与主要道具是坚定的正交几何,由圆形矩形和线条构成,只是他们的组织是轻微不乖的倾斜错落,以及嘻哈莫名的更衣镜有点质疑的意思。我一度乐于沉浸在这种逻辑清晰的迷离构成中。

它类似时下的我们:也单纯也复杂,也理性也放任,既存在边界又彼此卯合。

 

Space Plan | 规划平面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1 WOR中國旗舰|woman’s head与四色猜想

项目地点:中国深圳

项目业主:THE DRIGINAL DESIGNER’S SELECTED STORE

完成时间:2018.03

建筑设计: 余霖 | 东仓建设

主案设计:余霖 | 东仓建设

装置与陈列:A& V| 桉和韦森

协作设计: 刘焕辉等 |  东仓建设

施工单位:上海枭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