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项目属虚构类建筑。大多数时候,建筑师呈现给我们的项目都充斥着谎言、虚构、实际状态和客户的奇怪误解,他们是扭曲、迷失项目的理想和原始状态的代表。在建筑中的沟通是一次去追求那个理想的机会,因此设计师把这个虚构项目呈现为真实的东西,而不是令人绝望的谎言。然后,我们毫不惊讶地发现,有的商店不卖商品,披萨店里没有披萨,只有纯粹的道具,我们看到和读到的关于建筑的一切都是谎言。

下面是关于这个项目的谎言……

那是1991年,办公室的收音机播放正在播放Alejandro Sanz的的《Los dos cogidos de la mano》。Beatriz多年来一直喜欢她的FILA运动衫,上面有紫色和靛蓝色的花朵图案,那是Anna不久前为了换取她们跳舞的宝丽莱照片送给她的。十年过去了,但她依然十分热情地投身于摄影事业,那件运动衫仍然是她”有史以来”最喜欢的衣服。然而,那天下午她有点担心。媒体一直在谈论极端右翼组织TOX的崛起,似乎一场即将爆发的政变。她几个月前在VINTALOGY购买的时间胶囊还空着放在隔壁房间。她认为时机已经到了,她打开盒子,穿上那件她迷恋的运动衫,小心翼翼地按照真空关闭的程序,在车库找来铲子,在花园里挖了个洞,把那个密封的盒子藏了起来,用来保护那件神奇衣服免受任何悲惨未来的伤害。

第二天再做这件事就为时已晚了。她被核弹的响声震醒,TOX已宣布进入攻围状态,由于全国各地的核电站都遭到大规模攻击,整个国家正陷入悲观的阴霾之中。还有许多人试图保护他们最珍贵的衣服,但没有成功,许多人被埋在厚厚的放射性物质和废墟底下。这场冲突持续了两年多,人类几乎沦为幸存者的小殖民地,只有数千件受到VINTALOGY时间胶囊保护的物品幸存下来,作为曾经文明的唯一遗迹。然而,在2019年,正如一次又一次发生的过去,愚蠢的人类回到贫瘠的地球上继续繁殖……人类用石头一砖一瓦地重建他们的老建筑,VINTALOGY开始竭尽全力地寻找那些数以百计的拥有最珍贵文明的时间胶囊。

每天有数十件这样的衣物被VINTALOGY人员进行净化和分类,作为地球曾经面貌的象征。

这是一件令人难忘的衣服。每一件衣服都充满了梦想、记忆和经历,VINTALOGY的“科学家们”把这些衣服放在一座由古城废墟建造的陵墓里,旁边就是这些衣服……这些衣服是一个更美好世界仅存的东西……

▲轴侧图

 

项目信息——

设计团队:ENORME Studio

客户:VINTALOGY

地点:西班牙,马德里

面积:300m²

照片:Javier de Paz Garcí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