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利斯·比托镜头下的通州燃灯塔是一张老北京的旧照,通过这张照片,设计师姜元从他的视角解读了往日城市与今日建筑这一话题,让我们一起跟随他去发现不一样的北京吧。以下是演讲实录——

▲建筑师姜元

我个人特别喜欢拍照。其实从第一次见到这幅作品到今天看到原作,都让我特别的意外,因为没觉得照片特别老。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幅图像非常精致,再加上现在常用怀旧、复古的照片处理手法,所以看这张图像没觉得时代感很强,但今天了解到这是八国联军时期第一张北京的照片,让人非常惊讶。

惊讶于人类对图像的敏感度与对文字或其他介质的敏感度相比是非常高的,人对于图像过于敏感。图像带来的是特别刺激的视觉感受,所以这张看上去很“新”的照片,原本是这么“旧”的历史影像,这种冲突让我特别意外。

设计来源于新旧的冲突

我们确实跟奢侈品牌做过一些东西,大家总觉得奢侈品代表的是时尚。但是跟他们聊过之后,了解他们的历史后,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

▲SODA为VOGUE x BVLGARI珠宝时装展设计的装置

现在大家都在聊品牌有多少年的历史和积累,但回溯到品牌诞生时期,不管是宝格丽还是其他品牌,在那个时代都做了属于他们领域很创新的作品,正是因为这些新作品,它们的品牌形象才有可能在那个时代脱颖而出,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有意思的经典作品,背后其实是有特别重要的创新态度。

我们之所以选在北池子的小院子里,一是因为这里的第一印象特别舒服,小院里的居住密度在今天这个时代是非常奢侈的。

▲SODA在北京胡同的工作室

二是BVLGARI、PRADA等品牌都很重视品牌的历史基因,而历史基因对我个人来讲也非常重要。我是西安人,从小大家都说西安是几朝古都,但因为出生在这,天天看到这些古迹,也不会有意识的珍惜它。

后来选择出国,最简单的想法是觉得欧洲玩的地方多,综合很多因素后,认为巴黎跟艺术更有关系,最终去了法国。在巴黎时间长了,我开始反思,开始意识到需要一个有历史深度的环境,因为这样的城市让我觉得比较舒服。

▲蓬皮杜中心

在巴黎的时候特别喜欢一个场景,就是在旧城里走走转转,走出一条小街突然第一眼看到蓬皮杜,觉得非常刺激,蓬皮杜的四周都是古旧的小街小巷,人走出来后忽然看到一个混乱颜色组成的非常工业的新建筑,这种感受上的冲突我非常喜欢,我个人受到这种冲击的影响非常深。

很多设计品牌都会把发源地当作品牌很重要的基因或者标识,品牌一切的审美和品味是来源于它所出生成长的土地和土地之上的历史,所以我们的创作需要一片有积淀感的土地作为基础,让我们每天看着新东西,看看旧环境,这种对比对我们来说是必需的积累,也是对今天新的环境的对照。

做与时代有关的设计

现在这个主题说到现在,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新旧的矛盾,矛盾本身的魅力是十分强大和吸引人的。所以这些老旧的东西,我没办法轻易的去碰,因为老旧的东西是时间积累出来的,是一个宝贵的资源,我们可以对它进行一些雕琢,但我们没办法重新创造历史。因此这些通过时间积淀下来的资源、遗迹、街道,胡同等等都是非常珍贵的,因为它不可再生。

那么如何能让今天的人跟它发生关系?就像韩文强也提到的,要将今天生活的形式融入到这些宝贵的历史遗迹里面,让它产生新的形态。

我们在胡同的小房子里想做的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设计。我们的设计并没有刻意创新,但设计做的时间长了,确实也在反思应该做些什么,能做什么会有意义?

做有时代特征的设计,是我们思考到现在阶段性的一个答案,也是我们设计最基本的态度。

首先满足人类的好奇心

图像媒体传播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绕回来我们做的一点点事,就是关于传播图像。

我们做的很多东西都是在利用图像显示技术。当下不管是投影、多媒体显示器,还是互联网,已经不用像以前那样,需要派一个摄影师,费好大劲跑到当地拍照,处理之后再运回来,今天的网络技术让我们用手机瞬间就能看到即时影像。

▲SODA为光大设计的无界客房

基于现代科技,我们在光大做的无界空间,就是利用显示屏,通过网络,选取世界上不同的地点,包括外太空的时时live进行的不同维度的图像传播。

我觉得人这个动物还是以视觉为主导的,尤其是设计说到底是以视觉、感观为主的创作方式。我们用互联网和实时传播的技术,能让人在空间感受上产生很多新的可能性。有人认为这些新的可能是时代的产物,但说到底它的核心跟照片满足人的愿望是一样的,是满足人们想看到未知地方的情况,从而产生新的感受、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