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个不像设计过的设计,一个不像设计说明的设计说明》

2018年末的一个下午,一个胖胖的北京男生满怀期待的述说着他理想的餐厅,他很健谈有很多奇奇怪怪好玩的想法——这就是硬舌酒肉的王老板。

随着深入的了解得知硬舌现有两家店,胜门胡同的老店生意很好,只是觉得跟从前不太一样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亦庄的店一直不太满意想要改造升级,然后再迅速开两家新店。额…既然要升级,那就是现有状态不太好需要改善吧,既然不好为啥还要迅速开新店呢?不是应该先找出不好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先把病治好再开新店吗?心存疑惑的我决定先去店里探个究竟。

▲德胜门胡同

在一个暖洋洋的冬日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德胜门胡同儿里的硬舌老店。胡同儿对于老北京人来讲无疑是有着特殊情感连接,充满了市井的烟火气,散步的老奶奶笑盈盈的招呼我“您也出来散步呀”瞬间有了情感带入。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开门儿进店虽然有些杂乱无章吧,不过能看出王老板鲜明的个人色彩。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极其醒目的牌匾刻着大字“醉生梦死”充满魔性的墙绘牛魔王,老旧的七八十年代电影海报、小众摇滚乐演出海报、艺术展海报、九十年代的国外娱乐杂志、霓虹灯、古老监视器大脑袋里还播放着什么~~国安队球服被神圣的裱在相框挂墙上,各种有趣的小玩具,以及食客们留下的拍立得相片挂了满墙看得出硬舌之于他们已不仅仅是个吃饭的地方了。

各个座位都坐下来感受一下。这时我的食物也陆续上桌,咱先不说东西的味道如何,单从卖相上来看这绝对是大口吃肉、痛快喝酒的地方。看着厚实的大肉串,便想称赞王老板够实在!况且味道又极好呢~~从菜品和空间装饰上不难看出王老板是极具先锋睿智、很有老北京人味儿的八零后小伙子!只是现场环境确实有点脏乱差的感觉,但总体感受个人认为已经很不错了毕竟目前在北京已经很难找到这种有趣的小店了。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随后又赶到亦庄的大族广场店。这家店属于商场的底商,初视它存在于周遭拥有各自性格色彩的餐厅中,显然是被埋没了。

▲硬舌酒肉亦庄大族广场店

相较于老店的个性鲜明,它似乎过于世俗、掩盖了自己原本的棱角。无论是古怪的手绘墙画,还是巨大的招财进宝铸铜字,以及“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霓虹灯字。都少了他们该有的味道,像是失了灵魂的寄住体沉沉的存在着。

▲硬舌酒肉亦庄大族广场店

▲硬舌酒肉亦庄大族广场店

店内冷清饭点儿也没什么客人,店员小哥也都无精打采的,端来的实物虽然看起来跟老店的差不多,但吃起来味道却相差挺大的。两家店虽相同但给食客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同一家店。

为了更深入的了解王老板以及硬舌的来龙去脉,我们给王老板留了个作业“对话创始人——王喆我想跟你聊聊天”以下是作业内容及答案~

嚯~~看到王老板坦率、真实的描述,自己真心想要把这样一个真性情有人味儿的地方做好让多一份的温情面对生活中的冰冷。

2019年初由于北京整治拆墙打洞,德胜门老店被迫关门了。王老板紧锣密鼓寻找新的店址,目标还是胡同儿里,原因很简单:硬舌的根与魂都在胡同儿里。也许是对被迫关店的补偿,位于西单太仆寺街力学胡同儿里的新址很快被敲定了。

老板娘放下电话跟我说:德胜门关店不久她就总能接到电话询问硬舌搬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开业?她一方面很感动,另一方面也很焦急。什么时候能与大家重新见面?基于这样的事件发生我开始认真思考西单的店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老板娘在关店前发出了一篇名为“无缘百年老店”的公告字里行间透着满满的无奈、失意以及对食客们的歉意。

与此同时,通过前期探店考察、深入调研、开项目筹备会讨论后,我们建议硬舌别急于开新店,先把西单“老店”重整旗鼓,把之前的病治好,再把健康的硬舌推出江湖。感谢王老板充分的信任我们,认同了这个想法~那么重头戏来了如何重建王老板理想的餐厅,属于食客们熟悉的硬舌呢?

▲硬舌酒肉德胜门老店

记得王老板曾说:希望硬舌就像自己家的老房子,随着时间流淌,自由生长。反复回味着关于家的自由生长。那是由每个家人各自喜好,习惯及审美的组合。那么硬舌的自由生长是否该由每位食客家人的参与创造?

“延续食客的记忆延续老店的回忆”是我在心里默默许下的承诺。

于是:以物换酒的念头就这样诞生了你有充满记忆的旧玩具吗硬舌“老店”邀你一起来建造。很像王老板收集的那些旧玩具以“记忆”之名见证主人们生活的世界。硬舌酒肉以“记忆”之名见证食客们生活的世界。

▲硬舌酒肉西单店平面图

设计过程中,我们希望整个空间是个“半成品”,是一个可以自由生长的空间,它是由食客们亲手搭建的,每一件旧物都是一个食客和硬舌的一个情感链接。被时间见证过的材质+老店标志性元素+以物换酒收集食客们旧玩具共筑全新的硬舌“老店”!

▲硬舌酒肉西单店立面图

▲硬舌酒肉西单店立面图

接下来一个多月我们不断的推敲、与王老板沟通、打磨方案,迎来了第一个阶段性胜利破土动工!

▲硬舌酒肉西单店

对于我们观町的服务设计只有一个原则“宇宙中心论”此刻的硬舌就是宇宙中心。所有一切只为一个目的,想尽办法达到我们最好的预期,其他困难统统让路!就在这样的原则下排除万难,终于2019年8月9日硬舌酒肉西单店进入了试营业阶段。

▲硬舌酒肉西单店

延续了老店的醉生梦死的牌匾、霓虹灯和国安球衣。

以“记忆”之名的旧玩具交换活动

眼看着老板娘朋友圈里日日爆满的小店,心里也跟着美滋滋的。不知道当初王老板所期待的一切是否实现?等我去打卡拍照喝酒吃肉的时候一定要找他好好聊聊。

硬舌重生后的一个月,我们对王老板进行了客户回访

Q:西单店开业一个多月了,感觉如何?是否达到预期了?

A:今年年初,硬舌德胜门老店关门的那段时间其实我自己去的也不太多了。做硬舌这几年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太多想法了,就是机械的要继续做下去。好像找不到当初刚开店时候兴奋和好玩的感觉了。从和观町一起筹划西单店开始,我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开始不一样了。

西单店开了以后,还是挺有意思的。虽然我这人不是特别爱跟客人聊天,但我能感受到这种气场非常好。有时候我在店里,有一些老顾客跟我打招呼、聊天,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他们了。好多人都跟着硬舌好多年了,我觉得挺有感触的。

记得有个大哥新开业以后来了四五次了,每次都带好多朋友、客户过来。2016年我们还叫“锅炉烤肉”的时候他就在。那时我刚想改名,想叫“硬舌”,但是想不出来是硬舌什么?我就想我有酒有肉,是叫硬舌酒肉馆还是叫硬舌酒肉店啊?怎么都觉得别扭。一次他在我店里吃饭对我说:你也别酒肉馆了。就叫“硬舌酒肉”呗!我一听挺有意思,后来就真叫这名儿了。所以说这名字有一半是他的功劳呢,呵呵。

我们装修的效果我也特满意,有一种一直在生长的感觉。我现在想法也更多了,希望建立一个未来有我们自己个性的品牌文化和品牌系统。现在我们还有了自己的菜园,之后可能会做一个户外餐厅,研发更多新的菜品,做新的菜单、音乐、视频、宣传片甚至还有周边玩具,这些东西都有可能会实现,就是一步一步的充满信心。

现在我们又研发了新的菜品,能够看到顾客的反馈和老顾客的状态都像是回到了刚做硬舌的时候。这一切都是在西单店开业以后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的,让我对硬舌又有了动力,所以我对未来非常期待。

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复活了!

Q:这次和观町的合作体验如何?对我们有什么建议吗?

A:我觉得这次合作挺愉快的,整体都特别好。当然过程中会有一些小摩擦,都是想把事情做好你们有你们想法我也有我的想法,摩擦是正常,没有摩擦才不正常呢。(大笑)

而且你们从设计的策划开始,到方案设计,施工把控,后期落地都很专业。

之前我也和别的设计公司合作过,有的公司效果图做的挺好看,到实际落地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设计一方面是让空间变得好看,最重要的是怎么能通过设计让生意变更好!

有一个建议和期望就是希望在厨房设备设计这种功能性的地方给出一些更专业的建议。

Q:对观町有什么期许和祝愿吗?

A:最后就是祝你们越来越好!能做更多既能让自己高兴有成就感,又能赚大钱的项目!

编者后记:

之于从事设计工作五年的我而言,这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无疑为我对于这份工作的情感增了很多温度。虽然在行业里做了五年,也许是资质浅薄,只敢说自己才刚刚有些懂得设计的本质应该是什么。像这样每个参与者全身心的投入深扎于项目,找出根本并给予合理的解决方式,对于单核思维的我来说很受用~~设计师其实是一群高危又脆弱的团体,给我们一寸肥沃生长的土地换来的也许不仅仅是一片森林。

然而之于食客的我而言,也许白天工作的时间并不真正属于我。下了班,就想有间小店喝杯酒吃点肉舒舒服服做自己。金庸伯伯说:风陵渡口、外面风花雪月夜,屋内一群也许不认识的人聊天喝酒、吃肉,就会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然后可能我再披上外套,再出去重回风雪夜的时候,就觉得没那么冷了。知道有个可以去的地方,有份陪伴在。这份礼物送给你们也送给自己。华灯初上,这里有间硬舌小馆在等你。

被时间见证过的材质+老店标志性符号+以物换酒=硬舌酒肉西单店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硬舌酒肉西单店

设计方:观町创新研究所

项目设计&完成年份:2019.3~2019.8

设计总监:石英哲

创意总监:李翔

空间主创:张筱星

空间设计师:张也

品牌主创:高铭

文字编辑:张筱星

项目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太仆寺街

建筑面积:100平米

摄影:袁启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