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设计》专访国内知名橱窗设计公司UPLAN楼上设计 创始人 施扬

施扬的办公室在北京草场地,办公室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摆着一些艺术雕塑,和一些做橱窗设计时用过的道具形象。

和许多艺术家的工作室风格一样,施扬的办公室里稍有些许凌乱,其中一间办公室的角落里散落着零零散散的道具部件。但这样的氛围似乎刚刚好,屋子里透着一部大制作杀青后的清净和寂寥。我们就在这样的场合开始了交谈。

初识施扬,我被他一副匠人气质造型所震撼到。浓密的胡须,加上他的发型和眼镜,让人感觉像极了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他用缓慢而轻微的语气,讲述着自己如何从梦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做到中国橱窗设计里的TOPONE,在他的讲述里,十几年的奋斗与创业历程,却犹如轻烟淡茶一般轻松平常。

施扬说,最终让他下定决心从事橱窗设计这份事业的,源于一次美国之行,那是2013年,他在曼哈顿的大街上,被波道夫古德曼商场街角的橱窗震撼到,他说,那是他从事橱窗教学培训多年后一直寻找的感受。那一次,他暗暗的下定决心,无论未来这件事是否能够挣钱,在国内有没有市场,他都会一直做下去。

▲施扬在工作室

但,当他回国走访时才发现,原来在中国优秀的橱窗领域的公司竟少的可怜。行业的不规范,不专业,极低的利润率……都曾带给施扬许多莫名的压力。

也许命运之神喜欢眷恋那些执着坚持的人吧!施扬和他的公司一开始就遇到了非常优质的客户。

的确如施扬所说,他是幸运的,幸运是因为他特别早就开始接触了橱窗和陈列。幸运是他能够一直坚定自己做橱窗设计的职业理想。幸运的是遇到了像SKP、东方商厦、施华洛世奇等等一批对他来说有着知遇之恩的合作客户……

▲团队在淘宝造物节合影

在和施扬短暂的交谈里,能感受到他细腻而大胆的性格,做事斩钉截铁,条理清晰,博采众长,又有一技之长,这是做事应该有的态度和能力。也正因此,施扬和他带领的UPLAN有着如此的自信,可以驰骋在国内橱窗设计这个十分窄众的细分市场里,不断搏得一个又一个客户的垂青。

施扬说他们每年拒绝掉的项目有很多,由于各种缘由与客户失之交臂。但他的话语间,竟没有一丝遗憾,因为他觉得世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他和团队来说,客户的信赖很重要,所以,他们每一次都全力以赴,回馈给合作伙伴最好的呈现方案。对于合作机会来说,他们不敢因为贪图更多的利益而损失一丁点儿品质。无论是时间,还是预算,他们都想用最好的状态,呈现最好的方案。

▲和国外团队交流

尽管商业竞争如此激烈,但施扬却始终怀有一颗赤诚和匠心。这一点,在如今的市场里显得十分的难能可贵。

施扬说,之前他的目标是做国内第一的橱窗设计公司,如今他的目标是做世界一流的橱窗设计公司。之所以敢出此言,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见过和经历的太多,甚至多次与国外的橱窗设计公司PK。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逐步了解了国外一线公司的作业流程和工艺之后,施扬和他的团队变得愈发自信。

施扬说,什么事情都不成熟的时候往往才有机会,等什么事都成熟了,也就真没有机会了。而当大家都不知道会不会好的时候,只能靠着一个信念或者梦想支撑着往下走。

当初,他是这样开始的,也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

 

 

施扬,UPLAN楼上橱窗设计创始人,中国第一代橱窗与美陈设计师,是中国橱窗设计行业的推动者

中国橱窗装置艺术家 中国橱窗设计协会会长

中国室内设计协会副主任委员

德国Bathlemess集团中国区合伙人 施华洛世奇特邀橱窗艺术家

法国卡尔.拉格斐 橱窗设计

北京SKP百货御用橱窗与美陈设计

欧美客户:

德国HUGOBOSS、施华洛世奇 法国-卡尔.拉格斐、Longchamp

意大利-Tezenis, Calzedonia, Falconeri, Signrvino,  荷兰-C&A,英国-玛莎百货等国际品牌,

美国-RENA

国内客户:

北京skp商场,万达广场(昆明店)上海百联集团旗下、东方商厦(南东店)、东方商厦(徐汇 店)、百联世纪购物中心、

马克.华菲、贝纳川、V-men、Scfashion、秋水伊人、C3、MYALL

 

以下为Hi设计与施扬的对话

Hi设计=H  施扬=S

 

从绘画到做橱窗设计

“不管挣不挣钱,反正我就要做这件事”

 

H:您是怎么开始接触橱窗,您是学这个专业的吗?

S:我不是学橱窗专业的,我本身是绘画专业的,但是我从小就对动手特别感兴趣,喜欢做手工的东西,而且做得很快,在这方面是比较强的,也比较感兴趣。我刚来北京的时候那阵子的工作非常单纯就是绘画。我是2003年、2004年的时候在北京从事绘画工作,当时身边有好多画画的朋友,画了一段时间,就感觉自己其实不是特别适合做纯艺术创作,那时候也比较迷茫。

我开始想慢慢转型,有一个偶然机会我进入到一家服装公司,那家服装公司当时有一个职位叫display,其实就是陈列设计。那是2005年,那家在上海的服装公司,还是一个设计师品牌,我那个时候其实什么都不太懂,就是对橱窗比较感兴趣,对所谓市场Marketing的东西也有点兴趣。

后来在2006年的时候我就回北京了,2007年的时候,身边一个朋友问我能不能去带一些学生实习,实操课,恰好我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我还结合了绘画上的一些色彩的理论,把那些整理了一份所谓的理论体系,从创意到色彩……。学生的反馈还可以,所以就这样一直讲了下去。

 

H:从一个艺术创作者到专业老师,这个转变是怎么适应过来的?

S:因为我在服装品牌公司做陈列,当时也有培训,要给员工、店铺做培训。我以前是从事艺术创作的,属于那种不太善于言谈,也不太善于说话,接触公司培训工作,也让我克服了好多的困难,解决紧张之类的问题。我开始学会了去给别人讲解东西。

其实,有一些学生还比较喜欢我讲的课,我讲的课就是属于逻辑特别清晰,课程结束以后,大家必须会一二三。后来,我结合了加拿大一个专业学院的橱窗设计课程,结合当时的实际,整理了很多复合国内实际情况的橱窗设计课程。

 

▲施扬在教学中

 

H:其实您也是在这过程中也是需要摸索和学习。

S:可以这么说,因为国内当时就是空白的,没有人这么搞,当时所有人认为橱窗设计是什么?就是给模特穿穿衣服而已。所以当时那个学校能够从设计角度去尝试教学还是不错的一个想法。教学其实是挺有意思的事,那几年我看到我们学生创作了大量的创意,一个班三十个人,那可能就有三十个创意,那我要在三十个创意当中迅速的去说你这个对、不对、哪个地方有问题,然后就选出了几个我认为效果能好的、材料供应上能实现的,然后再去采购,大家熬夜把这个东西再做出来。

 

H:您之前是通过什么方式学习橱窗设计的?    

S:看专业书籍和网站都有,其实就是吸引力法则,你喜欢这件事看的越多,然后你记的越多,那个时候就不夸张的讲,LV每一季是什么,今年换了几季,每季都是什么主题,都做的什么东西 ,真的是随口就能说出来。那个年代,资讯还比较匮乏,不像今天几乎可以找到任何你想找的资料。

 

H:后来为什么放弃授课这个事情?

S:为什么后来不当老师,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储备不够了。因为当老师有时候有一点就是你懂得学习,但其实学习的速度是赶不上发展、变化的。你不停的去学习,然后再交给学生转化,其实这个是可以的,大概学生也觉得你懂的很多,但是实际上对我们来说这个有点不太舒服,因为觉得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讲课了,然后更多的去学这个东西,你说你专业吧,可能你还挺专业,但是你说有多专业确实又不尽然,因为你毕竟做的项目案例接触的实质的东西,那时候比如说LV、Gucci的橱窗对我们来说还是很神秘的,我们只能看到呈现出来的表面的东西,但真正背后是怎么做的、它的材料是什么、工艺结构怎么安装都很陌生。

 

H:就像一个建筑系的老师没有做过建筑,却在给学生讲建筑学一样。

S:对,就是你做过,你也做的很少,不是那么自信,所以对像我们这种性格的人可能说不是特别舒服。自己觉得有点空了,不是特别踏实。从纽约回来以后就发心,要做橱窗设计这个领域。

▲施扬在国外

H:哪一年去的美国?

S:2013年底的时候,当时去美国算游学吧,因为我讲课讲了好多年,心目中对美国、欧洲几个橱窗圣地一直非常期待去实地学习参观。我去纽约,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曼哈顿的岛上走,我就看所有的橱窗、店铺,在第五大道其实有两个橱窗是让我特别震撼,一个是第五大道上波道夫·古德曼商场他所呈现的那种,因为刚好我去的时候是圣诞节和新年档期,那也是他们花钱最多的一个档期,然后看到那种美式的极致繁复的橱窗,那里面的细节的东西太多太多,那个迄今为止我们国内也做不到的那种橱窗。

▲ 施扬在曼哈顿

第二个让我震撼到我的是我在第五大道从波道夫·古德曼转到后面那条街,当时有一家家具商店,因为美国的家居品牌叫antipolity,这个牌子是一个在美国特别有历史的牌子,他们的橱窗全部都是手工做的。当时他们做了一只大熊,大概两米左右宽,是用纸壳塑的基础形,然后上面每个毛都是用那种宜家的那种小木瞥子缠着毛线这样一点点缠的。我们后来了解到信息,那是一个大概四十多个人的团队做了几个星期做出来的。

当时,就在那么一个震撼的环境下,我在内心发了一个小小的誓言:我说以后就想干这件事,也不管成功或者失败,有没有市场,挣不挣钱,反正我就要做这件事。

 

组织成立CWDA中国橱窗行业协会

“中国好的橱窗设计公司太少了”

 

H:后来是什么机会让您组织筹备中国橱窗设计协会?

S: 我从纽约回来以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想把中国做橱窗设计的这个行业去了解一下,大家都在做什么,都什么水平,做到什么程度。这个行业收费标准是怎样的,一家橱窗设计公司一年能产值有多少,在此之前,这些我都不是特别了解,所以从纽约回来以后,我从北京到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地儿,拜访圈子里一些知名的老师。后来我发现,这里面圈子里很多其实都是老师,做培训、讲课的这些人,后来大家产生发起和成立一个行业组织的想法。

我在国内行走拜访行业人士的时候,在深圳认识了刘洪霞Rainbow老师,她在这个领域做了好多年,我跟她聊的时候,她说深圳服装协会的沈永芳会长曾聊过一个项目。当时国内真人秀节目中中国好声音正火,他们是想做一个“中国好橱窗”这样一个想法。结果,就是那次聊天,让我们有了后来CWDA“中国橱窗设计协会”。

当时,我们大概联合了国内行业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二三十人,就成立了这个组织,但是这个组织其实也比较松散,大家也没有太多管理经验,就是用这个组织去组织了一次橱窗设计大赛。

 

H:您对操作竞赛有经验吗?

S:还可以,在做橱窗设计培训的时候,有机会接触过天津有一个购物中心,当时他们策划了一个橱窗设计比赛,办了两届,当时我是评委,当时,我既是评委又是帮他们落地的搭建商,所以我在这块比较有经验了。

 

H:大赛最后反响怎么样?

S:大赛反响还是不错。我记得大赛的颁奖典礼是在深圳龙华区一个时尚产业园做的。当时还请了好多人,有巴黎服装协会的一个会长,我还邀请了一位在德国做了三十多年的橱窗道具公司的总裁,请过来也做分享、颁奖,国内我们几乎把行业内有名的设计师组织了很多去参加,因为大家都对这东西其实挺感兴趣,我们做了这样的一次比赛,我认为是中国第一次橱窗领域具有行业意义一次比赛,很多行业内的设计师他们都参与了投稿,确实影响力还是做出来了。

▲施扬与CWDA首届橱窗设计大赛评审和获奖者合影

H:CWDA后来为什么没有持续下去?

S:CWDA就做了一次,因为后来资金问题没有做下去。最后大家实际上都觉得这事情不行,第一,你赚不到钱,赚不到钱的原因是这行业本身没钱。有些服装公司当时是这么一个心态,就是服装公司老板说,“我们最近赚钱了,有钱了,搞个橱窗吧。要是没钱的话,那就先不搞了。”就这么随意。

 

▲施扬在CWDA首届橱窗设计大赛颁奖礼现场演讲

 

H:办完那次大赛之后您就决定自己成立一个公司?

S:对,一个是我对行业真的是有点没信心,走这一圈下来之后,就感觉没有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你要做协会嘛,就得有有实力的公司去支撑、支持你,然后你才能往上走,走更多更好的路,所以这个就不是很现实。另外在中国好的橱窗设计公司太少了,还不如干脆自己做一个。

 

与法国公司竞标拿下北京SKP橱窗项目

“我们幸运遇到北京SKP

 

H:UPLAN跟其他行业内的公司有什么不同?

S:国内很多做橱窗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做美陈这块儿的,我们是从最开始的定位和目标就做橱窗。在这个领域内,就是纯属靠设计其实不容易,很难,因为中国的市场对于设计的认同是一点一点的在提高的,很慢,对设计的这种价值的认可是非常缓慢的。

  

▲西安SKP2019春季橱窗

H:那么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包括上海橱窗特别多,北上广深这些橱窗都是由国外公司来做的吗?

S:大体来说都是的,像奢侈品LV、Gucci、迪奥这些都是欧洲公司统一设计,设计完了之后制作有的时候是在中国,他是打完样以后到中国再找供应商做,最后在中国做完后,要发到欧洲,由欧洲统一分到全世界各地门店去,这样的流程。所以这些高端橱窗,之前大部分不是中国做的设计。

橱窗是一个品牌的脸面,所以虽然事情很小,但是我之前经历的,很多橱窗最后定稿都需要董事长级别的定。所以,做橱窗设计还是一个成本很高的事情。

 

H:UPLAN现在项目都是哪种类型的?

S:对,购物中心、商场。我们算是这个行业里非常幸运的,我们幸运遇到北京SKP。我们最开始接触SKP的项目的时候,当时属于商场的橱窗只有两个,而且,前一季并不是我们做的,做的挺一般。所以我们就有了一个成长的可能,如果说当时做得已经很好了,那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因为我们的团队也没有成熟,它需要更多的时间、错误去积累让你提升。

我们从最开始那几个小的橱窗,后来SKP又新建了九个橱窗。到现在北京SKP有几十个橱窗,我们从2014年开始做一、两个橱窗到后面做得越来越多,这个过程也反应出SKP在经营理念上的变化,他们开始普遍的重视橱窗。

▲2019 北京SKP 秋季橱窗

H:在和SKP的合作中得到了什么?

S:2015年年底的时候,SKP拿出来9个橱窗,那一季我们做的比较不错,甲方也比较认可。随后SKP的橱窗数量在增加,我们在SKP这个项目上就再也没有丢。说起来SKP也是因为算我们的衣食父母,因为只有这样的购物中心才有这种常年的需求,我们才能养活团队。如果说收获,真是非常多,这里面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有了和国内一流公司竞标的平台。

其实SKP的橱窗每季都是不同的公司去竞标,无论是什么报价、设计方案、打样都是需要竞标的,所以每季我们都很紧张,比如说像设计方案,法国的咨询公司他们也出,我们要跟他们去PK。

▲2018 北京SKP 夏季橱窗

H:UPLAN第一次PK掉法国公司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

S:应该是2017年圣诞节那一季,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各种动态的橱窗,就是橱窗里有很多动的东西,当时做的手绘风格的,那个方案感觉整体比较生动。那一季橱窗方案,我们是第一次在设计上赢了国外公司。

当时我们为了竞标,我们提前把橱窗做了1:1的模型,然后我们拍视频给甲方看的。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当时客户对我们中国本土的橱窗设计和制作水平并没有信心,所以我们就那样做了。也因为用心,那个方案获得了SKP方面的认可。

 

目标做世界一流的橱窗设计公司

“靠着信念或者梦想支撑着往下走”

 

H:除去SKP这样的合作客户,您还服务哪些客户?

S:有一些商业品牌,比如施华洛世奇,香奈儿的艺术总监Karl Lagerfeld自己的品牌等等,也有像深圳万象城、上海东方商厦、万达等一些购物中心。

我们早期曾的一个设计,给昆明万达广场开业的时候做的一个设计,就是用当地的一个元素孔雀翎做的一个橱窗。以往万达做的橱窗都是那种风格,据说王健林比较喜欢我们那一次的设计。

▲深圳万象城橱窗

 

H:团队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S:最开始2013年之前,那个时候没有正式团队,其实我身边有好多学生他们很感兴趣,那可能在有的项目上就会叫他们一块儿弄,大家一起参与一下。2014年的时候我开始正式组织团队,但那时候大概也就是三、四个人,但是也比较艰难。后来真正感受到这种市场变化是2015年,那一年我真的感觉到中国的市场环境变了,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做SKP的项目,找我们合作的多起来,我突然感觉到了信心,就是那种我们做的这件事终于像一件事,以前就是等待,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团队也慢慢成长起来,现在有30多个人。

▲施扬参与工厂制作与现场呈现

H:那现在你们的项目情况怎样?

S:我们比较忙,就算这样,我们一年里拒绝的项目也很多。因为有的是有客户不匹配,他们预算太严苛,对于工业生产来说行,但是对于橱窗行业不行。另外有些客户是时间不合适,我们对时间是要求比较高的,比较苛刻的,你达不到这个时间我们做不好,做不好就砸了我们的牌子,砸了牌子就没有后续的发展机会了。反正由于各种原因,没能与一些客户产生合作,说实话,我们在国内橱窗设计这个领域应该算得上是头部机构了,我们收费比行业平均高,但我们的服务也不一样。

 

▲2019 上海东方商厦橱窗  源起东方

H:我看您最近给东方商厦做的“中国风”的系列橱窗,就非常精致繁复,这是不是已经很接近当年您去纽约时候看到的橱窗的水平?

S:东方商厦这个客户对我们有知遇之恩,因为是他们以前发现我们,并找到我们去合作。然后对于我们也特别信任,给了我们很大的发挥空间。客户说想做中国风的东西,然后我设计完了之后,我就告诉他我有信心能做好,他就不管了,不像有的客户说这儿不行那儿不行。客户的信任对我们反而给我很大的鼓励,所以我们就会不惜代价,就想把这事做到世界一流的水平。

▲施扬在东方商厦橱窗项目现场指导安装搭建

H:距离当年去纽约游学过去很多年了,公司也走在了国内橱窗设计前列,那么,现在的目标是什么?

S:去年年底的时候,我提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牛的这个行业的创业公司,但是今年我们的目标变成了要成为世界一流的橱窗设计公司。这听上去有点空,但是我们觉得我们真的可以一步步的能做到。

做到这个,有几个点,第一个是你有世界级的客户,你的客户是世界级的,那么你早晚就是世界级的;第二个就是设计。第三就是说某一种材料和工艺方面,比如现在我们说EVA材料,我做EVA材料我们就能做到世界级。再有就是在某些项目上,能找到世界级的供应商,就比如说金属焊接工艺、亚克力抛光工艺是世界级的,那项目的水准其实就是世界级的,安装我们可以找到LV的安装公司、迪奥的安装公司,国内一些顶级的厂商我们都认识,所以我觉得这一步对我们来说并不是遥不可及的。

▲2015  武汉 Karl  Lagerfeld

H:为什么UPLAN有这么强的自信?

S:我们竞标有时候的确挺强势的,其实客户需求摆在那里,有很多项目在国内,几乎就我们一家能做,不是因为我们牛,而是因为别人没有遇到我们所遇到的成长机会,很多比我们优秀、比我们团队强的人,但是他没有下这么大的决心转到这个行业里。

再有就是,你过去吃的亏,犯的错,经验教训特别多。是像SKP、东方商厦、万达以及众多品牌给我们了历练的机会,这些都算是门槛吧。

如果是SKP有一天找到我,我才想做这件事,那就已经晚了,什么东西都不成熟的时候,你或许才有机会,等什么事都成熟了,也就再没有机会了。刚开始的时候其实都是不知道对错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好,就是靠着一个信念或者梦想支撑着往下走。

我们就是希望有一天,当市场真正转好了,需求爆发的时候,那些有钱的公司随时可以转型杀进来,但那个时候我们的技术、设计还有供应商体系已经是不可撼动的了。

 

H:还真的是必须得经历才有,这个东西也不是钱能买来的。

S:是的,就是一步一步地走,然后经验的积累、吃过亏、交过学费,才能成长起来。像我们做SKP的这种复杂程度,我的员工有好多就是连续熬十几晚,好几个人都是在十几个晚上不睡觉,因为太复杂了。有的公司是怎么处理的,一个项目经理跟着工厂的人就在那盯着,我们不是,我们是各个环节都要有人盯着,有人专门负责联系工程部开门、开灯,有的人专门负责保护品牌的店面,比如说SKP要经过什么品牌的店面,如果你磕坏了柜子你要赔。大部分购物中心都有安保系统,你要提前跟他申请。像我们在上海施工,就把万宝龙地毯弄脏了,一小块地毯就赔了八千多块钱,这些全是经验。所以说流程安装方面就是非常重要,另一个是工艺和材料的选择,工厂的工艺和材料的制作的这种水准,也是特别重要的。

 

好橱窗,设计是灵魂,设计之外也非常重要

 

H:橱窗设计和其他设计公司有什么不同?

S:我不是特别清楚其他设计公司的流程,但他很像设计公司。你比如说设计方案,有设计师,然后有项目经理,设计师设计中标了以后,然后项目经理带着这个项目去执行,设计师跟进执行效果,基本上模式就是这样。

▲2019深圳万象城-BEATLES

H:国内的购物中心这种橱窗设计和制作,他们的预算都在什么样一个范围呢?

S:我们现在做SKP的圣诞季基本上都是过百万的,这一个项目是连续地在制作。像我们昨天去深圳万象城竞一个标,也是百万级以上的标。

▲独立设计师品牌端木良锦橱窗

H:这种项目周期一般都在多长时间?

S:模式不一样,SKP是我定了你的方案我就不会再改了,方案就这样,你就打样,然后安排生产。基本上都是很极限的,后面的制作大概也就二十多天的时间,然后还有十几天的安装,基本上就在两个月全部安装。像这次万象城的项目的要求时间更紧张,我们从昨天去开标,但是没下正式的中标通知书,但是甲方基本意思已经明确是你们中了,还要改方案,方案还要调整,然后还要安排制作、基础的搭建的部分。这个时间到最后呈现他们理想是八月三十一号,要命了。就是有的时候就很搞笑,我去的时候讲标的过程当中,我说有几点,我们宁可不接这个项目,我们绝不妥协,时间上绝不妥协,到最后的时候估计还得妥协。

 

H:您觉得要做好橱窗设,最重要的有哪些要素?

S:这确实是,而且我感觉橱窗这个行业,设计是灵魂,除去设计,最核心的,还有材料、工艺和落地能力,这个些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工作中的施扬(左)

H:您觉得未来橱窗设计的趋势是什么?

S:我看待这个行业的未来,再往后发展的话,我觉得动态的橱窗会成为行业趋势,这里既有数字化内容的介入,还有包括机械装置的介入。目前看到的橱窗静态的多,但是动态的一定会是一个趋势吧。

 

图片/UPLAN    文字整理/马赛琦(实习生)    撰稿/Hi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