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王小波《黄金时代》

建筑空间作为文化的形体留存和体现,常常由作家借助文学手法记载、流传后世,如《巴黎圣母院》《金阁寺》这类以其为母题的文学作品。但另一方面,文学意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建筑的形式。

喜茶天津大悦城DP店,将白日梦的系列主题与当代作家王小波代表作《黄金时代》中的一段著名描述相匹配,提取作为该店的母题,延伸出建筑实体中蕴藏的文学意味。

云是诗文中常见的意象。如同自然界形态万千的云,诗文中的云也因文人不同的心境、理想、品质,呈现丰富的意蕴和内涵。《诗经》中的云常常用以表达众多,《楚辞》中的浮云含有一种浮离不定之感;后世文人将云个性化,它的虚实难测比喻多样的世事、它的无尽绵延表达难解的禅境、它的高挂空中寄托理想心境,更可成为表达的佛法象征。

如果将云朵变成具象可观可感的不规则几何体,拥有厚拙、包容的曲面轮廓。镜面不锈钢、灰色水泥与玻璃组合成有未来感的盒子,盒子包裹着飘浮的各式云朵,而云朵安抚着每一个进入空间的茶客。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杜牧《山行》 

诗人深林小道山行时,见到白云缭绕的远处仍有生气,在寂静中感受到人间烟火带来的一丝惊喜。本店外立面以连续的长玻璃橱窗将空间包围,使其意象表现为一个透明的礼物盒子。

当云朵装置被放置其中时,以此诞生把惊喜装进盒子的仪式感。空间内部大面积使用衬托云朵颜色的灰色主调,可以更好地呈现白色云朵装置的纯净。同时使用于天花和墙面上的镜面不锈钢材质,其反射影像的特性使空间内形成云朵装置层层叠叠、无尽延伸的幻象,也让整个空间具备视觉上开阔的延展性。

你,一会儿看我,一会儿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

——顾城《远和近》

人际交往的空间距离与情感距离,往往以相悖的形式存于陌生人之间。我们创造了一组大型的艺术装置:20片玻璃钢铸造成型的白色云朵在素净的空间里自由分布,相互穿插,让茶客看云的同时又能看到彼此

垂直的云片分割出了流动的空间,水平的云片构成了桌椅。它们形状自由、大小不一,赋予了艺术装置可穿行、游玩、休憩的功能。通过意象的实体化,由组合成各样物理空间的可能性,拉近茶客之间的心理距离。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杜甫《可叹》

人们常常以浮云变化感叹世事无常。天上的云朵不会是静态的,在风力的作用下时刻改变形状,观看者也由自己当下的心意将其会意成各种事物。

在店面的尽端,我们设置了一片可以绕竖轴自由转动的云朵装置。只需轻轻推动就能轻巧旋转,优雅地在店内反射出如呼吸一般明暗变化的光。在不同时间以不同的角度照亮不同的云朵,增添了形态和光影变化之间的神秘感,也让茶客在观看的同时产生不一样的心意。

 

作为意象的喜茶DP“云游,探索了文学与艺术在建筑空间内的呈现方式,同时扩展了白日梦母题的表达维度。艺术装置不仅仅作为装点空间的附属,同样能以单个艺术概念出发延伸出空间的设计思路和形式。

这一天,我也想躺在云下,做一个长长的白日梦。我想把天上来来去去的云摘下,我想定义它们的形状,我想赋予它们温柔的触感,我想把它们放进透明的礼物盒,都送给你。

▲平面图

▲立面图

▲轴测图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喜茶天津大悦城DP

项目面积:258平方米

主要用材:玻璃钢、镜面不锈钢

空间设计:梅工作室

设计主创:杨森博

软装设计:张曼

图纸设计:李华才、程汉汉

照明设计:埃素灯光设计

摄影:阿贵